全年固定公式杀二肖

第197章初尝禁果

时间:2019-12-19 10:4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啊徐雪儿悲叫一声,整个身子突然躬挺起来,柔软的肌肉变得绷直僵硬,美眸之中泪水盈盈,两颗大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出来,滚过红玉般的脸庞,消失在大床的竹席上。痛吗?李尽欢赶紧抽回手指,上面湿润滑腻,是徐雪儿情动的蜜露。经徐雪儿柔软小手一番抚弄,...

  “啊……”徐雪儿悲叫一声,整个身子突然躬挺起来,柔软的肌肉变得绷直僵硬,美眸之中泪水盈盈,两颗大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出来,滚过红玉般的脸庞,消失在大床的竹席上。“痛吗?”李尽欢赶紧抽回手指,上面湿润滑腻,是徐雪儿情动的蜜露。经徐雪儿柔软小手一番抚弄,李尽欢心中十分受用,全身血气更是源源不绝地涌向,庞然大物登时越发变得粗大灼热,跳跃抖动之时,徐雪儿几乎不能把握,徐雪儿抚摩片刻,渐渐适应过来,羞涩和恐惧之心稍去,好奇心却慢慢滋长起来,世上女子多半心灵手巧,徐雪儿更是巧手中的巧手,轻揉慢搓,将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爱抚,倒也驾轻就熟。

  李尽欢被徐雪儿揉得火起,伸手抓住她的粉臀,如何腰身,让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在徐雪儿的手掌中轻轻抽动,快感随着热量的积蓄越来越强,喷射的冲动就越强。徐雪儿手臂乏力,咬牙用手握紧李尽欢的分身,掌心火烫,如握着一根烙铁,棍身已是如此,那棍心更不是要喷火了么?手掌中庞然大物不再变大,却越来越热,越来越硬,随着李尽欢的抽动还在轻微跳动,徐雪儿的芳心不由怦怦乱跳,不知下面将发生些什么更羞人的怪事。李尽欢的已膨胀成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棍子,鲜红的龙头颤巍巍地昂首挺立,如婴儿拳头大小,极是威武雄壮,徐雪儿绵软的小手握着庞然大物底端,指上用力,龙头便沿着湿润的细缝一阵滑动,逗得她娇喘细细,汗如雨下。

  徐雪儿的身子不住颤抖,丰满贲起的山丘微微抖动,已经分不出是渴望还是逃避,逗弄了半晌,李尽欢调整好龙头,让它在湿润的花房口徐徐打转,若即若离地不住轻轻触碰研磨,弄得徐雪儿连呼吸都仿佛热了起来,身体的欲求更加炽烈,晶莹的玉液从壶嘴里汹涌地涌出,打湿了好大一片被子。“啊……”地一声,徐雪儿轻呼出来,鲜艳的红唇微微颤动,眸子半开半闭,眼神迷离动人,满脸红潮,一脸的妩媚之色,灼热的肌肤上渗出了颗颗细小的汗粒,大腿内侧也变成汗津津的一片,散发出让人血脉贲张的幽香。

  李尽欢硕大的龙头突如其来,已经侵占了徐雪儿的幽谷的整个入口,从未接受过异性开垦的秘道温暖而狭窄,一下子被粗鲁的怪物占领,一种特别的滋味迅速传遍徐雪儿的全身,芳心乱跳,也不知是兴奋渴望,还是害怕?不知不觉中,徐雪儿的地已泌出了温热的情潮,娇嫩的小嘴唇尤如幼蕾初放地绽开了花瓣,那根莽撞的庞然大物似被磁石吸附般紧紧地抵在了徐雪儿的幽谷里,借着徐雪儿柔滑的情液目标明确地往前冲顶起来,徐雪儿的在粗壮的庞然大物那神奇力量的冲击下感到了阵阵痛楚,她下意识地收紧了阴肌,龙头的前进很快遇到了阻力,李尽欢一挺腰身,冲锋号骤然响起,挺拔的旗杆昂首吐舌,向前猛一倾斜,强行撑开了徐雪儿处子柔软的梦想桃园,变本加厉地挤进了她的幽谷甬道……“……啊……妈啊……”徐雪儿感到一阵好似被利刃扎入的痛楚从口传来,雪白的肌肤变成了醒目的粉红色,全身阵阵颤抖,突然尖叫一声,道,“啊……好痛……”一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庞然大物与秘道间慢慢渗出来,徐雪儿知道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已突破了她的屏障,插进了她从未被外敌侵入过的甬道,她努力地银牙紧咬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呻吟和叫喊。

  徐雪儿想到自己珍惜养护了十多年的之身,被李尽欢得到了,内心一阵喜悦、一阵娇羞、一阵痛楚,使徐雪儿伴着鲜血的流失而滚下了开心的泪水……荒芜的地第一次被男人的所开垦,徐雪儿神秘的桃园圣地中虽有了一些湿润,仍然显得十分紧迫,李尽欢爱怜地亲吻她的全身,庞然大物停在洞内原地,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缓慢地挺进,大力拉动身躯,地起来。徐雪儿勉强地以最大的忍耐力控制着被深深刺痛的阴肌,可人类奇妙的并未给她过多的痛楚和伤心的空间,随着撕裂时疼痛的消失,随着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在甬道中的深入,随着娇嫩的被吸吮得充血隆起,随着李尽欢了徐雪儿的红唇、脸颊、腋窝……这一阵阵的刺激牵动了徐雪儿的性感神经,渐渐地把她旋入了两性的美妙旋涡。

  在卧室昏暗的灯光照射之下,在竹席铺就的床上,李尽欢和徐雪儿两具赤裸的紧紧地结合在一起,李尽欢在徐雪儿雪白娇嫩的玉体上癫狂着,发泄着。他“呼哧呼哧“地喘声如牛,的少女徐雪儿娇喘吁吁,嘤咛声声,呻吟连连,在细呻慢吟,随着李尽欢的快速起伏,粗大的庞然大物在徐雪儿鲜嫩的幽谷甬道中快速地,只带得徐雪儿红嫩的小花瓣里外翻飞。初尝禁果的徐雪儿渐渐感到了从玉腿之间,沟壑幽谷之中,特别是从胴体深处传来的阵阵麻木,还有花瓣处被李尽欢碰撞刺激带来的瘙痒,奇妙的快感使徐雪儿慢慢忘却了疼痛,她也慢慢丢弃了矜持,随着的持续,从她的嗓子里发出了的音符。

  疼痛在减轻,快感在升腾,虽然娇嫩的口被李尽欢粗壮的庞然大物撑的仍有些酸涨疼痛,但却涨的有趣,疼的痛快,徐雪儿端庄文静的外表被的浪潮浸了,渐渐露出了妖狐的媚态,随着李尽欢有力的进攻,徐雪儿感到神清气爽,芳心狂跳,她闭上眼睛搂紧身上的爱郎李尽欢,细细的体味起庞然大物带给她的感受……随着庞然大物的提抽,徐雪儿感到五脏六腑都似被勾住一般在往下拽,使她觉得整个腹腔犹如被掏空似的陶醉和揪魂,当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又向体内深处时,她又感到腹内器官升腾到了胸腔,好象要顶住咽喉,堵塞气管,使她呼吸急促,粉脸通红。

  这种循环往复的涨满与空虚,憋闷与顺畅使她彻底迷失在这紧张又愉悦的之中。在享受这强烈的性快感中,一股股的被挤出了幽谷甬道,徐雪儿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,她感到都要被那个深插在体内的龙头戳穿了一般,强烈的酥麻痛痒使她毫无顾忌地狂叫起来……李尽欢感到身下的徐雪儿已到了崩溃的边缘,而他也觉得自己五脏翻滚,丹田发麻,终于他放弃了坚守着的精门,李尽欢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全身不自主地一阵痉挛,粗大的庞然大物在徐雪儿的剧烈抖动,如一尊威风凛凛的红衣大炮,炮身抽动良久,积累了足够的热量和快感,剧烈抽搐了几下,如同火山爆发一样,登时喷出一股的滚烫的岩浆,势如急流,尽数喷婷婷的深处,汹涌的生命精髓在海绵体的收缩下奔入了徐雪儿为性力张开的深处……徐雪儿搂紧了李尽欢,双腿也尽力分开扣住了他的后腰,这姿势使她享受到了他的庞然大物更深的冲刺,随着她深处的蠕动,在李尽欢的狂叫声中,徐雪儿感到了那根被她紧紧包裹着的庞然大物,深深地抵住了宫颈,开始了涌动和喷发,那滚烫的浇灌使她不由的挺起了,用她纯洁的第一次去承受了一个男人滚烫的岩浆……云雨之后,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“我爱你,雪儿。

  ”李尽欢爱抚着徐雪儿雪白平坦的,口中温柔的说道。“我也爱你。”徐雪儿娇喘吁吁,媚眼如丝地呢喃道,“没有想到你这么坏。”“人家都说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,如果我不坏一点,你又怎么会多爱我一点呢。”李尽欢笑道。“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来,跟谁学的啊?”徐雪儿娇嗔道。“这可是天生就成的,对了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李尽欢问道。“这就不是很清楚了,估计还有几天吧。”徐雪儿依偎在爱郎李尽欢宽阔强壮的胸膛上温柔地问道。见到徐雪儿云雨后那美丽的胴体,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。

  徐雪儿嘴里娇嗔,却初经破瓜,食髓知味,眉目含春地咬住李尽欢的嘴唇,主动吐出甜美滑腻的香舌纠缠着李尽欢的舌头,任凭他恣意吮吸,娇喘吁吁,缱绻缠绵起来。李尽欢雄风再起,毫无第一次的怜香惜玉之情,大力拉动,肆意耸动,几番痛楚,几番欢乐,翻云覆雨,苦尽甘来,李尽欢猛烈挞伐,徐雪儿食髓知味地纵体承欢抵死缠绵,第一次初尝禁果,就享受到了飘飘欲仙的极品快乐。夜还很长,月亮在天边挂着,无数的星星在漆黑的夜空里面闪烁着光芒,对于李尽欢和徐雪儿来说,将会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夜晚。